|您好,欢迎访问广州市冶金高级技工学校
教学资源|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广州市冶金高级技工学校 > 联合办学 >

7成学生心理问题表现为厌学 如何给“厌学族”解压

日期:2016-11-11 20:09|来源:未知

  几天前,四川省一名刚刚参加完高考的学生突然失踪。经过寻找,在一条河边发现了他的尸体。一份遗书也被发现,这名学生在遗书中写道“感觉不到父母的爱”。

  父母与孩子间缺乏情感的沟通,尤其在学习压力不断增加中,让许多孩子颇感迷茫。心理上出现了叛逆、厌学甚至轻生等念头。

  由21世纪教育研究院编制的2014年教育蓝皮书《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14)》中,有关中小学生自杀问题的调查报告引发关注。统计结果表明学习压力是中小学生自杀的首要因素,在有明确自杀起因的57例中,有43例与学习压力有关。即75%的案例与学习压力相关。

  在学生心理问题的实际案例中,“厌学族”最为明显,占到心理问题的七成左右。如何让家长与子女进行良性沟通?如何让心理问题极少困扰着孩子?

  体验式场景

  解厌学心理

  一间黑漆漆的屋子里,门窗紧锁。一个14岁的年轻人小张蹲在角落里不停抽泣。手铐戴在手上,小张犹如蹲在监狱中。

  这并非真正的监狱,而是在“巨峰特训”夏令营中的一种体验式场景。

  “模拟在现场玩游戏的过程,现在已经连续打游戏几个小时了,让学生引导出游戏的场景。”巨峰特训教育集团创始人马建峰用这样的方式引导着出现了厌学情况的小张,因为没有钱继续打游戏,而后出现了抢劫等犯罪活动,最后受到惩罚,人生彻底被改变。“虽然是假的,但是那个瞬间的触动对学生还是很大的。让学生静静地反思自己,这样一个场景让学生体验到了失去自由的痛苦。”

  模拟死亡,让学生躺在病床上,灯光一下子暗下来,屋子里静静的没有一丝响动。哀乐响起,一块白布一下子拉起来,直到挡在学生脸上。屋子里传出了抽泣声,躺在床上的学生听到了父母的哭声后,也开始抽泣。曾经有一名十四五岁的学生,在家长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地开走了父母的车,但是父母的阻止却让他有很大的反抗,逃课不想上学的情况也随之出现。“任凭父母怎么说,他不愿意接受父母的话,觉着自己这么做不会出问题。”马建峰说,场景模拟结束后,学生一下子抱住了父母,“哭着说不会再去偷偷开车,好好回到学校不再让父母担心。”

  家庭焦虑

  互相影响

  “我不想上学了”在马建峰的夏令营中,他常常能听到类似的话语。

  一名学生不想上学,平时在家里常常发脾气。

  马建峰与这名学生长时间聊天,彼此信任后,学生告诉马建峰不去上学的原因,不愿去学校,感觉不到学习的动力,努力半天但未得到很好的效果。在与父母沟通中,没有得到很好的支持,“父母在交流中始终表达着应该好好学习,不能把心思用到其他地方,孩子认为没有办法被家长理解。真实心思却不愿与家长进行沟通,家长也难以掌握孩子的真实心理。这样的情况也成为许多学生与家长的共性问题。”

  在北京国奥心理医院资深心理咨询师白璐看来,每天来到医院咨询心理问题的学生中,以中学生为主,厌学的心理问题出现比例在七成左右。

  在一次白璐印象深刻的咨询中,一名已经考上大学的学生出现了厌学的问题,常常都已经到了教室门前,但是犹豫了一下后又回到了寝室。

  父母都特别不解,为何紧张的初高中都没有出现厌学,反而上了大学后出现问题。这名学生在与白璐交流中表达出了她厌学的原因,“她告诉我,‘我觉着我的人生目标都完成了,我不知道接下去该干吗’。”

  这句话也深深地印在了白璐脑中,在这名学生此前的学习经历中,父母常常告诉她,“好好学习考上大学,你的目标就完成了。但是,真正考上了,却没有了新的目标和动力。”

  在白璐看来,家庭焦虑会互相影响,许多孩子的焦虑来源于父母。父母对于孩子的情感是什么,却不是十分了解。一些父母固执己见的,孩子出现心理问题的会多一些。大多数来到心理咨询机构的学生,在父母处已经得不到足够的信任和支持。如果家长多去倾听孩子的心声,多进行情感沟通就会变得好一些。

  父母与孩子

  多换位思考

  如何解决父母与子女间的有效沟通?马建峰也一直在夏令营中进行着尝试,让父母参与其中。通过长时间接触,让父母与子女间一起做游戏、一起聊天。

  马建峰说,夏令营中为孩子们讲解感恩的重要性,并且要求他们给父母写一封信,第二天在孩子们不知情的情况下邀请父母参加感恩课,让孩子们把信当面交到父母手上。

  “孩子会把自己不愿对我们父母说出来的心声写在纸上。其实对于孩子,我们了解得并不完全。”一名家长抱着孩子一起哭起来,愿意陪伴,多倾听孩子心声,“我们此前认为给孩子提供好的物质基础,让他去好好学习,但是其实孩子想要的并不是这些,他更想我们能够与他交流,与他陪伴。”

  “感谢你们这么多年来为我所做的一切,从小到大我从未和你们说过一次感谢,在这里我要对你们说:‘爸爸妈妈谢谢你们,我爱你们’。”一名学生拉着父母走到了所有人面前,在众人面前抱住了父母(上图)。

  一名家长泪眼婆娑地讲述着自己与孩子的相处关系,为了满足孩子的生活需求,很少有时间陪伴孩子,两个人相处中说得最多的就是“要好好学习”,而不是倾听孩子到底在想什么。

  这名家长看到,现场有很多家长感动得流下了眼泪,既增加了孩子、家长与老师之间的感情,也让这些即将走向社会的他们,能够深怀感恩之心。“这样的演讲对孩子们确实有很大的帮助,让我们家长也深受启发,在今后和孩子的相处模式我会懂得换位思考,理解孩子。”

  在马建峰看来,在一些家庭中,家长与孩子间的沟通并不顺畅,表达的方式也很含蓄。“在夏令营里,父母很难得地与孩子长时间在一起,一起生活、一起玩游戏,能够心平气和地倾听着彼此,能够大胆地把爱表达出来。这样在一个好的氛围中,孩子的心理成长也会变得健康,厌学的情况也会大大减少。”

  家长与孩子

  要共同成长

  白璐认为,青年学生如何应对情感压力、自我价值、人际关系、亲密关系、感情沟通、面对挫折等问题不仅在考验着学生,也在考验家长。

  马建峰认为,在现实中,对自己所信赖的人倾诉自己遇到的问题对精神健康十分有益。一些家庭中,父母对孩子基本是对学习的要求,缺乏情感的交流。“这更加剧了他们之间的问题与隔阂,一些孩子会感觉不到任何价值感。”

  在白璐看来,父母所受的教育和对生活的理解不同等原因,一些家长在家里未与孩子进行情感间的沟通抚慰,反而固执己见地将压力等转嫁到孩子身上,将目光只盯在分数高低、排名变化上。无法在精神上给予孩子们充分的支持,导致青少年处于不愿沟通,无人能懂的状态,内心感到苦闷。“在一些家庭中,这种去感情化的状况,也直接或间接导致了孩子出现心理问题,直至出现了厌学,甚至轻生的现象。”

  “从某种程度上说,家长需要在时代变化中同孩子一起长大。”白璐说,摆脱家长自己成长时所处的时代与方式,与孩子相处时多观察、多沟通。

  在马建峰眼中,中小学生的心理问题以及自杀现象并不是单纯的心理脆弱,而是在高度的学习压力下导致普遍心理崩溃。在教育孩子时应更多地强化“努力学习可以开阔眼界增长知识”,弱化“上不了好大学就找不到好工作”这样的灌输。从分数至上的评价体系中,跨越到个体能力为核心的个性化和多样性的评价,让每个孩子内在潜能激发出来,在不同领域发挥自己的创造力。

  本报记者 赵喜斌 J209

相关标签: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http://yjjx.net/lianhebanxue/2016/1111/999.html

广州市冶金高级技工学校 |校内新闻 |招生计划 |教学信息 |教学资源